努力地讲个故事。

关于

【重谨】梦回

《裂天传》同人
鹰重x阿谨 现代篇
私设神多,多到不知道怎么表达【
鹰·超纠结·重
小腹黑·技能满点·现代的事我不懂·谨
烂尾来得猝不及防【……

……怎么@呀?【

0.

    鹰重虽然没有办法完全接受这玄幻的过往,但明显他并不排斥这名为阿谨的年轻人,甚至有一种熟悉感。

    难道一切真的发生过?

    鹰重试着想象了一下自己身为上古帝王的样子。

    ……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其实还蛮帅的。

1.

    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鹰重坐在窗边的矮桌上做工作,忙里偷闲瞥一眼身旁认真做家务的青年。

    听完那个故事,说不上是同情阿谨无处可去还是隐约意识到了自己的责任,虽然没办法把自己代入到故事里的同名帝王,鹰重还是留阿谨在家里住了下来。

    若是让原铮看到了,没准会从那两片薄唇中吐出渣男两个字。

    阿谨穿着自己新买给他的睡衣,灰色底子,上面印了一只小绵羊。鹰重不承认这是自己的恶趣味,他打量着青年在半封闭式厨房中做早餐的模样,明明就像一只乖顺的小绵羊。

    不应该像的。

    听了那段荡气回肠的故事,鹰重对故事里阿谨的印象是一个果断而干练的忠诚侍卫,打架杀人毫不含糊的那种。

    而眼前的青年,抿着嘴操纵锅铲摆弄着煎蛋,半长的碎发别在耳后,偏有一缕拢不齐的散落下来垂在额角。许是用不习惯现代化的炊具,他神情很认真,带了些严肃,眼神中却满是温柔。

    阿谨并没有在故事中着重讲述二人私下的生活,所以鹰重没有办法把故事里杀伐果断的阿谨带入眼前温柔得快要融化的青年。

    但是有一点不对。

    鹰重总觉得阿谨看向他的炽热目光,是看着他壳子里面的另一个人。

2.

    从公司出来,天上下起了倾盆大雨。

    早上出门前阿谨特意嘱咐自己今天有雷阵雨要带好伞,但这么大的雨撑伞怕是也会被淋湿。鹰重打算在楼里等雨小一些再走,却在不经意间看到青年撑着伞站在门口的大树下。

   鹰重承认,这种有人来接自己下班的感觉在胸口泛起了些许波澜,毕竟这是以前那只骄傲的猫不会做的。但他来不及细想,忙冒雨上前去把人拉近楼里。

    “打雷的天气站在树下,你也不怕被劈。”

    阿谨没反应过来,有些迷茫地抬头看他。

    “算了……你怎么过来了?”鹰重暗暗扶额,难道古人不知道避雷吗。

    “雨势太大,王……先生撑伞走怕会淋湿,我便前来接先生回家。”阿谨下意识想循着习惯去叫王上,想起二人在家中的约法三章,乖乖改了口。

    ……这人把我当生活不能自理的小孩子吗。鹰重皱眉。他大概是以前伺候他的王上习惯了吧。不知道为什么,这让的认知让他有一丝烦躁,之前的丝丝波澜也消失殆尽。

    “我不是你的王上,他不知道躲雨,我知道,所以你也没必要这么费心了。”

    阿谨抬头看他,眼神中透露着慌乱,用力握紧手中的雨伞,被雨水打湿的指关节泛白。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最终却只是咬紧下唇低下了头。

    鹰重见他这个样子心里不落忍,暗自想着刚才的话是不是说得太重,但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火气。

    阵雨来得凶猛去的也快,鹰重正嫌此处气氛尴尬,便带头走了出去。

    阿谨撑伞跟了上来,鹰重没说什么,脚下却微微放缓了脚步。

    是因为刚才凶了他,所以才会等他。

    鹰重努力让自己的内心戏理直气壮一点。

3.

    不管别人怎么看,阿谨一直觉得自己的王上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上古漫长的岁月如是,现今亦如是。

    就算在情事上被粗暴对待,那也是自己所求,你情我愿。

    哪怕王上失去了记忆,骨子里的温柔是没有变的。

    阿谨知道自己的陛下在纠结什么,但他没有办法。在他心里,王上永远是那个王上,他的态度是始终如一的,是过去的千千万万个日子里融入骨血的敬重与深情。
 
    他谦卑恭谨地看着那个男人,看着他处事中透露的帝王气息,看着他说不出口的刹那柔情,看着他脑中尘封的记忆,看着他望向自己时的迷茫与复杂情绪。

    ……?

    阿谨睁大了双眼。

    复杂情绪……那是什么?

    他……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4.

    阿谨在做家务方面有天赋,一天功夫就能熟练使用家中的炊具。他既不用上班,也没有办法像以前那样替鹰重分担公务,便把心思投入在灶台间,钻研厨艺,变着花样给鹰重做饭。

    鹰重下班回家后,看见阿谨盘着腿窝在沙发里,捧着一本《好太太烹饪大全》看得津津有味,见他回来了连忙放下书跑到门口来迎接,脸上的笑和肚皮上的绵羊一个样,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瞥一眼被扔在茶几上的书。

    想要抓住男人的心,就要抓住男人的胃?

    ……胡思乱想些什么。

    阿谨挂好外套,端了一盘点心放在鹰重面前的茶几上:“我今天试着用烤箱做了些点心,您尝一下合不合口味,好吃的话我明天再做一些。”

    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其实阿谨很紧张,他努力让自己面上只有期待与讨好的表情,手心却已出了一层细汗。

    “看起来不错,蛋黄酥吗,我还没有吃过。”鹰重拿起一枚点心尝了尝,忽然顿住了,微微皱眉。阿谨观察着他的表情,心跳快要暂停,小心问道:“是不合陛下的口味吗?”

    鹰重摇了摇头:“好吃是好吃,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因为我没有放桂花。

    您最喜欢吃的是桂香蛋黄酥。

    正如他所料,鹰重的记忆在慢慢恢复。

    阿谨难掩激动:“不喜欢就不要吃了,我明天换一种方法给您做。”

    鹰重心想我没说不喜欢,刚想告诉他这蛋黄酥也很好吃,还有一种熟悉的味道,却在抬头时看见阿谨红了的眼眶。

    “你……你怎么了?”

    “没有,我……”阿谨抿了抿嘴角,朝着鹰重笑得灿烂,“我很开心。”

5.

    鹰重最近很累。

    总有一些片段在脑海中闪现,有时在梦中也会看到一些熟悉却叫不出名字的面孔。

    他忽然意识到,可能是自己那些被封存的记忆正在冲破枷锁。这让他既恐惧又期待。

    他也忽然明白,阿谨眼中看着的,除了自己,还有脑海中沉睡这的那个自己。

    在这过程中,他对阿谨的感觉越来越熟悉,就像……久别重逢的恋人。他越发期待在闪现的片段中寻找阿谨的身影,自从记忆出现松动,他就迫切地想要知道自己与阿谨之间发生过什么,越多越好,越详细越好。

    鹰重热衷于在阿谨状似不经意的试探时说出一些让阿谨又惊又喜的话,他想要让阿谨知道,自己正在努力记起曾经发生过的一切。他不戳破阿谨的小心思,阿谨也纵容他的小得意。

    一个清晨,鹰重睁开双眼,看着门外纤细的身影,嘴角勾起一个舒心的微笑。

    他知道,是时候了。

6.

    “阿谨,我回来了。”

    “嗯,欢迎回来。”

——————
能看到最后真是万分感谢qwq
万能的阿谨哥保佑我考试竞赛一切顺利ORZ

评论(10)
热度(13)
  1. 帝君鹰啸秋四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重谨真是超棒!喜欢阿谨的小羊围裙!人妻典范!虎躯一震!!迫不及待的要写重谨h哈哈哈哈哈哈

© 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