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地讲个故事。

关于

节气篇之清明(上)

warning:神龙章轩x端木熙 亲情向



端木熙坐在桌旁,看着细密雨丝印在玻璃窗上,又聚成行滑下。

已经下了几日的雨,倒是正称得这节气。

起身走到书架旁,取下一只漆黑的乌木匣,打开来,里面放着一只绕线的木柄。

杨敬华从门口路过,走进来看了看他手里的东西,好奇道:“这是什么?”

端木只是面无表情地盯着它看,眼神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没等杨敬华看清就消失了。

“线轴,”端木垂下眼把手中的东西放回木匣收好,回头看他,“风筝线轴。你想放风筝吗?”



那一年的清明没有下雨,天气很好。

请明示端木家总是格外忙碌。清明时节鬼门开,端木家照例要举行祭祀,哪怕历代阳冥司死后不会有灵魂存在于世,也要进行唱祭以安抚躁动的游魂。阳冥司要带领家族完成这场祭祀,这工作当时还没有落在尚且年幼的端木熙头上。

清明当晚,吃过晚饭猴,天色刚刚落幕,章轩便敲开了端木的房门。

章轩手里提着一只风筝站在端木熙门口,笑着问他:“少主,要不要和我出去放风筝?”

章轩带着端木熙来到端木宅与后山之间一片空旷的草地上。日间是个大晴天,晚上月色正好,两人不用带灯也能大致看清楚。

端木熙在此之前从来没有放过风筝,他从小就没见过自己的父亲,母亲虽对自己关爱有加,却只是在衣食方面,也从来没有带自己出去玩过,而他童年时期也没有朋友,所以只有在路过公园广场时见里面的小孩子和家长们放过风筝,也只是远远低看上一眼便罢。此时见章轩大晚上把他带出来放风筝,不禁纳闷:“为什么要在晚上放风筝?能看清吗?”

章轩对着他微微一笑:“少主放心,交给我,一定让你见一次最美的风筝。”说话间手上掏出一个纸扎的小灯笼,摸出打火机把它点燃,挂在灯笼尾部。

端木明显还有顾虑:“灯笼不会把风筝引燃吗?万一落下来着起火来可怎么好……”

章轩笑得眼睛弯弯,“少主今日怎么这么犹豫,我们不让它落下来就好了。”说着手上提着风筝向前跑了一段路把风筝放了起来。
风筝随着章轩手中的线慢慢升高,尾部的小灯忽明忽暗隐隐约约映出风筝的图案。

端木从未见过在风筝上拴灯笼的,他的目光紧紧跟随者风筝,眼见着风筝越飞越高,高到自己只能看见那盏小灯在漆黑的夜空中闪烁,没由来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跟着那风筝一起飞走了,被凉爽舒适的夜风一吹,仿佛在夜空中明灭起伏的不是风筝,而是自己。

正出神,章轩已经扯着风筝线回到自己身旁,递过手中的线轴:“你要不要试一下?”

“嗯!”端木抬起头,眼睛亮亮地笑,伸手接过线轴,章轩在旁边指导他一手拿线轴,一手扯线,控制着风筝的平衡。

章轩见端木玩得开心,眼角也不自觉染上笑意。他知道自从端木熙下定决心的那一刻开始就有心结,一直压力很大。他看在眼里虽然心疼,却没法劝阻,因为他知道那是端木熙走上这条路开始便必须要面对的,旁人无从干预,但他希望能在别的方面尽己所能让自己的小少主得到放松。

“少主,你有没有想要做的事,把你的愿望说出来再放飞风筝,一定会实现的。”章轩的声音被夜风吹得温柔如同水波,而端木熙却在犹豫。

“我的愿望吗……我……”

话说一半却被章轩打断:“许愿这种事,心诚则灵,如果说的是假话,没人会帮你实现哦。”

端木熙手一抖,回头看向章轩,章轩却还是像往常一般静静地笑着,端木熙试图从他的目光中看出什么,却没有接受到任何讯息。
端木咬了咬牙,抬头看着飞得又高又远的风筝,半晌低下头下定了决心一般地说:“我的愿望是得到力量,做好阳冥司。”

这样就能保护好我想要保护的人们了。

章轩没有接话,只是站在他身后静静地看着小少年纤细的背影。

既然你说这是你的愿望,那就让我拼尽全力帮你实现吧。

————————
立flag专业户神龙章轩【不

之前清明没下雨产生的脑洞,自打写出来就被作者啪啪打脸,只能改了又改

后一半还没改完【

评论
热度(8)

© 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