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地讲个故事。

关于

【华熙】一步之遥


0.

    早春三月,乍暖还寒。

    银发青年站在花树下,他面色泛白,瘦得几乎脱了形,手腕的骨节突出得硌人。整个人缩在藏青色的厚重大衣里,骤起的风吹落一地花瓣也没能掀起半片衣角。

    杨敬华远远看着,只觉得心里疼痛异常,却又无力地连握紧拳头的力气都没有。他快步跑过去,又在即将靠近时放缓了脚步,调整表情在脸上挂出平时那种无所谓的笑。

    “这花开得这么好,过几个月会有桃子吃了吧。”

    端木熙侧头瞥了他一眼:“这是杏树。”

    “哦,和桃花挺像的嘛,没事,杏子也好吃。”杨敬华伸手揽上端木熙的背,“现在虽然开春了,风还是凉,站一会儿就回去吧。”

    端木熙没有挣脱,顺势靠在杨敬华身上,伸手接了一朵被风吹落的杏花。杨敬华见他望着手里的花出神,好奇道:“在想什么?”

    端木摇摇头:“只是觉得可惜罢了。你看这杏花,含苞待放时是最艳的粉红色,初开时是艳粉色,花瓣越展,颜色便越淡,待到凋零时已经淡成白色,就好像在枝头消耗了所有的彩墨色,最终枯竭陨落一样。”

    就像我,耗尽了自己的生命力一样。

    杨敬华身子一僵,半晌强笑着说:“你倒是有闲心在这里伤春悲秋,你的寺芸妹妹可要累死在案头了。”

    “是我想多了。”端木熙回过身,把手中的杏花插在杨敬华头上,笑着端详,“与你的发色倒是相称。”

    杨敬华捉住他的手,将人打横抱起:“呵,端木小朋友倒是学会调戏人了。”

    端木熙窝在杨敬华怀里,努力吞下口中的血腥气,闭上眼静静地笑了。



    再好的灵丹妙药也没能阻挡端木熙的身子一天天衰弱下去。期间小赤瑞回来过,见到端木熙这副模样,扑进他怀里哭着求他把自己吃掉,这是唯一的办法了。端木熙只是笑着摸摸他的头,说我救你不是为了吃了你,你能回来这份心意我领了。

    小赤瑞眼泪汪汪,说那好歹让我留在你身边,我是万年蕈化形,我跟在你身边,灵气浸润也对你的身体有好处。一边说着一边却拿眼去瞟杨敬华。端木熙哪能不知道他的心思,坚持把他送走了。

    命数如此,何必搭上小灵芝呢。

    端木家诸事已一点一点交接到端木寺芸手里,虽然没有明说,府中上下也能看出,这个最年轻的阳冥司怕是已经油尽灯枯。

    端木熙不怕死,他甚至开心落得清闲,从十几岁踏进端木家家门的一科,他便在不停地支出自己的生命,如今是时候休息了他反而松了一口气。但他只是一想再也见不到杨敬华,杨敬华今后要孤身一人存活于世,便有愧疚与歉意丝丝缕缕缠绕于胸。



    “这次祭祀你要参加吗?”

    “你想让我参加吗?”

    “不想。”

    “那我便不参加了。”

    杨敬华故作惊奇着打趣道:“这么听话?小朋友真是长大了,知道体谅家长心里的苦了。”

    端木熙敛了笑,将头抵在杨敬华肩膀:“我知道你有多苦,但我还是要任性让你完成更苦的事情,你会答应吗?”

    杨敬华抬头逼回眼眶的湿气,笑道:“你说什么我都会答应你的。”

    “过两天去找赤瑞吧,他刚化形便被囚禁,这几年虽然在外修炼,但之前伤了根本一时难以复原,我怕他只身在外会有危险,你去跟着他我还放心些。”

    “好。等你再好一点我就去,不然我放心不下。”

    “嗯。”端木熙满意地笑笑,把全身的力气卸下,靠在杨敬华怀里。

    “寺芸一直惦记着掌门之位,等我死了阳冥司和掌门的位置都落在她头上了,虽说也算是求仁得仁,但她毕竟是个女子,也不知道能不能撑住。”

    “……不是还有寺明吗,还有章轩,不会出问题的”杨敬华咬了咬下唇,“你这个人啊,能不能别用这么轻描淡写的口吻说自己的死亡吗,你好歹为我考虑一下。”

    “……抱歉。”端木熙努力回头吻住了他,在唇齿间呢喃,“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

    杨敬华轻柔地抚着他的后脑:“我知道,你已经很努力了。”

    只是我还是心有不甘。

    我们好不容易才在一起。
 
    你还这么年轻,这么美好。


    当晚,久病缠身的端木熙没有咳喘,也没有呕血,意外地睡得很好。

    杨敬华也就静静地抱着他,感受着怀中的人一点点消匿了气息。

    杨敬华心口处疼得让他想要大叫,但他哭也哭不出来,只喘着粗气,颤抖着把端木抱得更紧。

    片刻后他恢复了平静,唤出了落月。

    落月站在床头看他:“小祭司他……你决定好了?”

    “等等,把这个给章轩,告诉他,端木熙最后的命令是让他去保护赤瑞直到他复原如初。”杨敬华拆下端木熙缠在手腕上的流苏,交给落月,“好了,开始吧。”

    落月接过流苏,深深看了二人一眼,慢慢催动灵力。

    室内白光一片。

——————
根据脑洞来看似乎是个长篇,不知道能不能写出来……
先把因果番外放出来看看XD

评论(8)
热度(46)

© 秋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