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地讲个故事。

关于

【策羊】虚度(非典型军爷x道姑)

Warning:虐,be,不是两个人的故事


01.


【第一日】


    痛,四肢百骸都在痛。


    左腿痛处尤为强烈,动一动都很困难。


    头怎么也这么痛。我吃力地抬起手,碰到了层层包裹着的干燥的布。


    外面天色大亮,应当已是下午。...


丧到乌云密布
丧到寸草不生
因丧而死

这是最后一次传递负能量了,对不起

八红的军爷可真是好看
但你再好看也是狗策

再主动联系你我就是狗咩,狗秀,狗一生

抄袭是不对的,无论如何抄袭都不是不对的
可千万不能抄袭啊

我脑中有好多洞。

华熙的坑写了个开头没有开

腹黑受用鹦鹉调戏攻也没有写出来

小狐狸也没有写

题也不想做´_>`

……基本上是废了

【重谨】梦回

《裂天传》同人
鹰重x阿谨 现代篇
私设神多,多到不知道怎么表达【
鹰·超纠结·重
小腹黑·技能满点·现代的事我不懂·谨
烂尾来得猝不及防【……

……怎么@呀?【

0.

    鹰重虽然没有办法完全接受这玄幻的过往,但明显他并不排斥这名为阿谨的年轻人,甚至有一种熟悉感。

    难道一切真的发生过?

    鹰重试着想象了一下自己身为上古帝王的样子。

    ……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其实还蛮帅的。

1...

并蒂而生。

节气篇之清明(上)

warning:神龙章轩x端木熙 亲情向

端木熙坐在桌旁,看着细密雨丝印在玻璃窗上,又聚成行滑下。

已经下了几日的雨,倒是正称得这节气。

起身走到书架旁,取下一只漆黑的乌木匣,打开来,里面放着一只绕线的木柄。

杨敬华从门口路过,走进来看了看他手里的东西,好奇道:“这是什么?”

端木只是面无表情地盯着它看,眼神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没等杨敬华看清就消失了。

“线轴,”端木垂下眼把手中的东西放回木匣收好,回头看他,“风筝线轴。你想放风筝吗?”

那一年的清明没有下雨,天气很好。

请明示端木家总是格外忙碌。清明时节鬼门开,端木家照例要举行祭祀,哪怕历代阳冥司死后不会有灵魂存在于世,...

【华熙】一步之遥


0.

    早春三月,乍暖还寒。

    银发青年站在花树下,他面色泛白,瘦得几乎脱了形,手腕的骨节突出得硌人。整个人缩在藏青色的厚重大衣里,骤起的风吹落一地花瓣也没能掀起半片衣角。

    杨敬华远远看着,只觉得心里疼痛异常,却又无力地连握紧拳头的力气都没有。他快步跑过去,又在即将靠近时放缓了脚步,调整表情在脸上挂出平时那种无所谓的笑。

    “这花开得这么好,过几个月会有桃子吃了吧。”

    端木熙侧头瞥了他一眼:“这是杏...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七夕任务的最后一天终于等到宋道长。

那就吃颗糖吧v

求助!一个大哥失忆的文!QAQ

是这样!之前看了一篇文是说大哥受重伤还失忆了,是从大哥醒来之后写起的,阿诚不想由自己来告诉大哥他俩是啥关系,大哥想不起来他又很着急QAQ

大哥有时候能想起一些画面,有天晚上他脑海里闪现的画面是阿诚拿枪指着他,还有阿诚打他的画面,大哥就问阿诚你到底是谁blabla……

文中还有个英文名女医生,阿诚还让她检查大哥现在可不可以和他做污污的事,她还给了阿诚一瓶红酒…………


我就追到这儿了QAQ然后想养肥,但忽然找不到这篇文了……执念求!求到就删!小天使救命QAQ!

不会后悔的。

总攻我叶神w
喻队只吃喻黄,老韩只吃韩张,啊对了双花
江周江

总受黄少天w
嗯也吃除了黄之外的all乔……

嗯就是一点节操都没有😂

© 秋四 | Powered by LOFTER